智障型兔月

萌Arc-vの番茄、柚子,陽炎の伸文CP,白貓計劃、萌主角三人組CP 艾爾IS:3

【伸文】這是最後

✿CP:伸文
✿OOC
✿幼稚園文笔
✿神態描寫等級:Lv0
✿繁体字
✿错別字
✿词穷
✿手癌感染者

✿上文不接下文(?)

✿伸子視角

最後一次看見文乃的身影是什么时候呢?

伸太郎累得扒在軟軟的床上,進入了回想過去的夢境中。

夢鄉中,自己不動地站立課室里。

映入眼簾中的是夕阳西下的阳光潵落在課室內的周圍,橙黃色的光線與咖啡色學習用的木桌上混合在一起,令人覺得暖暖入心。

炎炎夏日中還戴著红色围巾的棕色頭髮的文乃坐左角落旁邊的位置,拼命努力思考做著數學功課。

突然一道開門聲停下工作,文乃回頭臉帶笑容看著進入此空間的黑髮少年,接著回到工作里。

而那位少年正是自己,如月伸太郎。

夢境中的自己緩慢走近文乃旁邊空無一人的位置,拉開椅子且坐下來。

「完成!」

文乃雙手举起拿著厚厚数学題目的纸张,交給剛坐下不久的自己手中。

我只是不屑地瞧幾眼後,掉回文乃的桌面上。

「根本沒有一題是對的。」

我左手抬著頭,無奈地盯著錯漏百出的題目纸。

「怎么可能?」

文乃驚嚇道,注视充滿数字的纸张上。

文乃的数學成绩已經到達無藥可救的程度,所以她就請教了我,結果解釋得這么詳細,文乃還是仍舊沒有任何变化。

「果然我是個笨蛋…」

文乃瞬间心情低落地叹气,在書包中拿中橡皮擦,把所有她寫的錯誤答案全擦掉。

站在旁的我只是默默遥望兩人,明明只是個夢,但為何心里有種奇怪的想法。

『不想再離開文乃身邊,想一直…一直在她身邊。』

我突然回神回來,停止了思考,可是為什麼我的腦海會冒出這么变态思想。

正在思考的時候,忽然一袭黑暗淹没了我,宛如一条黑色巨蟒張開大口把我吞噬般。

刺骨的寒风還我知道已經沒有事,緊緊閉上的眼睛,漸漸睜开。

不詳的紅色月亮掛在血紅色的空幕上,仿佛電影中的世界末日。

我反應到自己處於天台,文乃站在天台的围栏後,高高俯视著地面,文乃頸中的紅色围巾在風的帶領下,慣性地隨风飘扬。

腳板不由自主行動,每步的步伐觸感非常真實,仿佛這里是現實世界,我伸出修長的左手,追趕眼前的少女,就快可以觸摸到你,可是眼前的你不断的越来越遠,宛如『原地踏步』。

「文乃!!!」

我大聲呼叫著文乃的名字,然而並無回應我。

「再見…」

顿时聽到文乃的聲音,身體理性停止擺動。

「不要…」

「不要…」

「文乃不要走!!!」

天台的欄杆化為顆顆黑尘,极目远眺也見文乃的眼瞳变为深紅色,臉帶著一丝淚痕和微笑後,面对著我毫無膽怯地背向跳下去。

這就是我最後一次看見文乃的身影,同時也是我最後一次和這個現實世界接觸。

直到『ENE』出現為止…

评论